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热爱祖国历史文化

E-mail:sjh87121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让我的BLOG成为一个小小的窗口(有文章、有照片),展示各地方文化、风光、风情、风采。与社会各界进行广泛交流,向他人学习。 通过自己的努力,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做点应该做的事情,促进祖国优秀文化的传承。希望此地成为思想、信息、友好交流的平台,期待您的参与和合作! 欢迎朋友们指点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(原创)城南访菊哥  

2016-03-17 00:12:21|  分类: 湖南历史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恒(抱朴子)《(原创)城南访菊哥》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

    近日多次书写博文,皆因涉及“敏感”话题,几遭屏蔽,幸只屏蔽博文而未封博。今日只好写篇《城南访菊哥》,这总不“敏感”吧。

   菊哥住城南三十里外的黎托乡,菊哥年逾七十,是八级水产技师,一生奉献于水产养殖事业,搞鱼苗人工孵化、搞成鱼养殖捕捞,从十几岁到七十余岁,一直浸泡在水中,仍耳聪目明体魄健壮,甚至连关节炎都没有,真是奇迹。

   菊哥是我原下放地乔口鱼场老职工,是乔口鱼场的建场元勋。在文革中,“工人阶级领导一切”,从不过问政治的菊哥也当过鱼场场长,但他当场长只抓生产,从不整人。他也为适应运动的需要,参加过不少“清理阶级队伍的专案调查”,但他经手的调查总是尊重事实,极力推翻了不少强加给被调查人的诬陷不实之词,与鱼场谭书记念念不忘阶级斗争的整人路线对比,场长和书记总是貌合神离,由于菊哥场长的正直,保护了一些挨整的职工和知青,所以,菊哥在渔场职工和知青中声誉甚好。

    我平反后,菊哥曾议论过“刘志恒的骨头是最硬的”。菊哥退休后,曾多次邀我去玩。因为忙也因为远,我二十多年未见过菊哥,后来在易立仁老场长的追悼会上,菊哥再次邀我去玩。盛情难却,不久前,趁天气晴好,我与老知青朋友邹志立一道骑电动车远赴城南造访菊哥。

    我们的到来,令菊哥意外惊喜,泡茶、拿烟、摆水果瓜子花生糖,老嫂子也赶忙搬楼梯取腊鱼腊肉,菊哥紧紧握住我们的手:一直盼你们来,你们终于来了。过去那么苦,今天都过上好日子了。都老了,都退休了,有时间多走动走动啊!

    菊哥新建了一幢四层大楼,楼前一大片水泥坪。冬天的阳光分外宜人。在阳光下,我们摆开了龙门阵。(如下图)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左为老知青邹志立,右为菊哥。

       我送了菊哥一套我印的《志恒文稿》和《志恒诗集》。

    (如下图)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  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 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  菊哥看了我的书感概万千。菊哥说,你是知青中受苦最深也最有才华的,如果不是蒙冤受屈,你的命运不会如此,文化革命瞎搞,想起来真是一场恶梦。

   我们的话旧一直沉浸于文革往事,菊哥详细介绍了他在文革中参与的几次外调的情况,他澄清了强加在鱼场老职工钱熬齐(浙江水产技师)身上的不实之词;他保护了知青彭万福(彭事见我博文《三天两堂寿酒,百醉难解千愁之二》);他制止了批斗会对知青刘伟明(已故)的武斗。我也介绍了我在冤狱中的顽强抗争和上诉及平反的经过。

   我告诉菊哥,我写的《志恒文稿》主要是对文革的真实回忆。我之所以送这套书给菊哥是请菊哥验证这段历史的真实性,更希望菊哥从不同角度提供一些我所不知的文革素材,我准备写一部反映文革真实历史的自传体小说,写历史必须真实,决不能象高玉宝那样伪造历史事实。我还准备将我写的书送一套给当年整我的谭书记,因为真实,所以我无所畏惧。我很想听听整过我并为历史证明是整错了的反映。菊哥说,谭书记一直自认为是紧跟光辉思想的,虽然历史已经证明他们错了,但那种与人斗其乐无穷无穷的人至死都不会认错的。

   老嫂子喊吃饭了,堂屋桌上,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鱼肉鸡及火锅等八、九大碗菜,菊哥拿出香浓的自熬谷酒硬要我们品尝。

   菊哥住地紧临湘江,此段湘江特别宽阔,江中,几艘挖砂船轰轰作响。

(如下图)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 不由我诗兴大发,吟曰:

雾里轰鸣不识君,随波逐浪几浮沉。

摇身一变擎天柱,慧眼长龙处处惊。

 

    菊哥告诉我,临江还有痤“包爷庙”,是纪念包公的,因修堤拆了一半,文革全毁,现修复了一半。(如下图)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临堤的庙门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古戏台

(原创)城南访菊哥 - 恒(抱朴子) - 浊酒一壶醉日月,破书几卷度春秋.

    包公仍世人景仰的清官,我们都作了点功德并焚香三柱。一笑河清,万民企盼,后代不要生活在过去那种魔鬼世界里

    堤上归来,日近黄昏,我与老邹要回来,菊哥死活不肯,非要留宿,晚餐又酒又肉,直至夜色巳浓,好说歹说,我们才踏着满城灯火返回。

菊哥,谢谢您的盛情,祝您健康长寿,好日子越过越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