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热爱祖国历史文化

E-mail:sjh87121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让我的BLOG成为一个小小的窗口(有文章、有照片),展示各地方文化、风光、风情、风采。与社会各界进行广泛交流,向他人学习。 通过自己的努力,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做点应该做的事情,促进祖国优秀文化的传承。希望此地成为思想、信息、友好交流的平台,期待您的参与和合作! 欢迎朋友们指点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孽海花醉  

2017-02-06 06:51:22|  分类: 江苏历史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秋天原野随缘行《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孽海花醉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独领风骚曾赵园,半世风流孽海花。

1月31日和妻同游常熟曾园赵园。

曾园赵园是相互毗邻的原虚廓园、水吾园的合称。两园皆以水景环池而筑,参差错落,布局得体,以水景取胜;各个方向均成对景,又处处借景虞山,水光山色,成为江南古典园林中独领风采的佼佼者。并传承了常熟园林借景虞山、人文浓郁的艺术特色。(37年前,恢复高考,我有幸被录取江苏师院,曾在此求学两年,真是重返旧地人老矣。)
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曾赵园是常熟古城古典园林的杰出代表。曾园、赵园是常熟园林史上著名的私家园林,均以借景造园而闻名于世。虽经沧桑变迁,部分景观已毁,但园林格局尚存。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园又名虚廓园、虚廓居,位于古城区西南隅与赵园相邻。原为明万历间御史钱岱所筑小辋川部分遗址。清同治光绪间刑部郎中曾之撰营为家园,取名虚廓居,亦为其子晚清文学家曾朴故居,习称曾家花园。 曾园以水面为中心,四周环亭榭假山,修竹古木,布置得宜,建筑别具匠心。且借景虞山,水光山色融为一体。 园中央清池一泓,源头活水从城河入。池中置不倚亭,池南为虚廓村居(翁同和题),有水天闲话,庭前植香樟、白皮松各一株,为明小辋川遗物,树下立妙有峰湖石,向东穿廊达归耕课读庐 可登琼玉楼虚廓村居之西南有红豆树一株,亦为明小辋川旧物。池东有黄石假山,名为小有天,题云:光绪丙戌,筑石室为静坐处,故友庄亦耕经营之,越六年曾之撰记。山巅筑六角亭,亭北有小榭,山下有磐矶镌刻虚廓子濯足处,山北建有方亭。东、北二隅砌围廊,壁嵌《山庄课读图》、《勉耘先生归耕图》两部石刻,有李鸿章、翁同和、扬沂孙等书法石刻30余块。池西南有邀月轩,西北有清风明月亭 1995年园按历史原貌修葺一新,并环池铺园路,遍植梅、李、桃、柳、桂、竹等花木。园内佳木繁荫,具城市山林之妙,为邑境著名游憩胜地。

赵园位于城区西南隅翁府前,与曾园相邻。原为明万历御史钱岱所筑小辋川部分遗址。清嘉庆、道光间为邑人吴峻基所有,初名水壶园,又名水吾园。清同治、光绪间,园归阳湖赵烈文,门额静圃,俗称赵吾园。时赵宦游易州,由夫人邓廷祯之女邓嘉祥及内弟邓家缉襄其园事。民国后园归武进盛宣怀。盛氏复舍于常州天宁寺为下院,故又更名宁静莲社。
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
 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  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 
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
  随缘漫笔2017(1): 曾园赵园  孽海花醉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- 秋天原野随缘行 的博客
 0世纪初的中国文坛上,著名长篇小说《孽海花》一书的问世,无疑是风行一时的大事。短短二三年时间里,该书先后再版十五次之多,创下销售五万多部的记录。来自文化界的评沦更多激赏之词。在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中,《孽海花》被公认为最有价值的部作品。

  有意思的是,小说出版之初,外界对署名东亚病夫的作者究竟为何人一无所知。一代翻译大家林琴南,茌最初读了《孽海花》,推崇备至,叹为奇绝之时,也同样不知道作者是谁。后来由他把作者的真实姓名公诸子世,曾朴的名字被越来越多的读者记住。

  曾朴,初字太朴,后改字孟朴,又字籀斋,号铭珊,笔名东亚病夫, 187231日出生于江苏常熟一个书香世家。祖上世代为官,祖父曾熙文是清朝道光举人,曾任内阁中书,但官场失意之下,晚年在城西山塘泾岸筑明瑟山庄以自遣,该园一度成为道光、咸丰年间吴中知名文人诗酒吟咏的场所,后来毁于太平军的战火。父亲曾之撰,早年品性洒脱,负有文名,交游遍公卿,与文廷式、张謇、王懿荣并称四大公车,但命运不济,三十四岁才中举人,官至刑部郎中,任上恃才傲物,郁郁不得志,眼看仕途升迁无望,年近半百的他便主动弃官,退隐回乡,在原明代万历年间监察御史钱岱所筑小辋川的部分遗址上,用了前后二十多年时间,疏水叠石,峙楼迤廊,营建了一座当时常熟城内首屈一指的私家园林--虚廓园(俗称曾家花园)。园内平冈小阜,曲桥流水,台榭参差,桃柳回环,远衬十里青山,近贴水池风荷。更有回廊碑刻《山庄课读图》长卷一幅,嵌得李鸿章、翁同龢、张之洞、李慈铭、张佩伦等当世权贵、名流诗文石刻三十余块。曾之撰以此寄情山水,并服务地方社会;更在养亲教子中,对子孙后代所怀者大,所望者深。  

  少年时代的曾朴,就在这古朴风雅的宅园里生活和成长。在双亲的慈抚和名师的指导下,他从小研讨课艺,聪慧好学,但又私心喜爱文艺,常常背着他人翻看历来被正统丈人斥为斫丧性灵的名家说部、笔记杂集等书籍。要说日后走上文学之路,大概就是在这时打下了最初的根基。一天,父亲在他抽屉里看到所做的骈文辞意美妙,不禁拍案叫绝,满心欢喜。1889年,十八岁的曾朴一度因早恋受挫,终日唉声叹气,父亲见此情状,便带他去北京住了几个月。1890年,曾朴从北京回常熟,先应县试中第一名,后应府试中了第二名,再应院试,考中秀才;第二年中举,成为曾氏家族中前景在望的最年轻的举人。照例,次年应春闱试,但曾朴对当时被读书人视作进身之阶的科举考试多有厌恶,他实在无意功名,为此再三回避。后在父命下不得不赴京应试。不科,进了考场后,他又任性而为,故意将墨汁打翻弄污试卷,并在卷面上题诗一首,诗云:起来狂笑抚吴钩, 岂有生才如是休?身世忽然无意沏, 功名不合此中求。字里行间表达了痛斥科场、鄙薄功名的激愤之情。

  不过,慨然投笔、拂袖而去的曾朴,仍拗不过父亲爱子心切的用意,望子成龙的父亲还是花钱为他捐了个内阁中书,以便留京供职。在此期间,曾朴作有《都城酒楼放歌》,关切时事,鞭挞现实,极表愤世嫉俗、豪迈慷慨之气。  

  1894年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:适时在京的曾朴,深得与曾家有世代之交的乡前辈、两朝帝师翁同龢的赏识。曾朴以所著《补汉书艺文志考》十卷相赠,翁氏认为他年方廿五,著书博赡,惊为异才。曾朴因此经常出入于翁氏之门,对翁氏主战御侮的立场多有劝勉。不久,战争以日本强迫清廷签订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而告终。甲午战败的惨痛事实,给了当时的中国知识界以极大的震撼和刺激。曾朴目睹外侮日急,国势日蹙,深感供职部曹,浮沉宦海,不足以偿其志,忧国伤世之感弥久弥切。用他的话说:这时候就觉悟到中国文化需要一次除旧布新的大改革,更看透了故步自封的不足以救国,而研究西洋文化实为匡时治国的要图。

  抱了匡时救国的心愿,曾朴与同乡挚友张鸿一起进入了同文馆学习外文。当时,同文馆里设英、法两种语言学科,其中学英文的人最多,学法文者只有他们两人。曾朴之所以作此选择,在他看来,英文只为通商贸易之用,而法文却是外交折冲必要的文字。不过,同文馆里也学不到多少,教授讲解不清,学生敷衍了事。然而,曾朴从此不甘心放弃,他利用更多的时间,孜孜兀兀,昼夜勤读,不断提高法文水平。据说有一回,因为太投入的缘故,竟然把一杯洗笔水误作茶水喝了下去,如痴如醉的情形由此不难想见。

  1898年夏秋间的一个偶然机会,曾朴与友人一起为离沪北上的维新志士谭嗣同饯行,席间结织了曾旅居法国多年,深谙彼邦文学,并与法国文豪伏尔泰时相往还的福建造船厂厂长陈季同,从此真正走上了醉心法国文学的道路。良师的启蒙和引导,让曾朴大开眼界,受益终生。在多年后主编的《真荚善》杂志上,曾朴还两次刊登了征集陈季同事迹及其作品的启事,称乃师为中国研究法国文学的第一人

  五四运动那年,曾朴资助次子曾耀仲留学德国法兰克福医科大学,嘱托儿子就近帮他选购法国文学书籍,以便着手编写法国文学史大纲。有一次以不满荚金一千元,廉价购得了整个私人图书馆近千册藏书,里面全是法国文学名家的一部部皮面精装全集。到了1927年,曾朴因自感法语发音的不够准确,不顾自己已是五十六岁的年龄,特地在住宅附近找到了一位法国女士开设的法文夜间补习班,并让儿子陪他一起报名参加。从此,每天吃过晚饭后,父子俩就徒步到校,认真听课,前后足足花了半个年头,留下了一段父子同窗的佳话。

  1897年,曾朴秉承父亲遗命,前往上海创办实业。不过,他的用心似乎不在于此。在沪期间,他与谭嗣同、林旭、唐才常、杨深秀等维新志士声气相通,多有往来,共同筹谋变法革新活动。至于生意上的事,几乎置之不顾。1898年,正当维新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之际,初秋的北京已是一片肃杀,慈禧大后发动戊戌政变,光绪帝被囚,康、梁亡命海外,六君子被惨杀菜市口。曾朴虽与维新派多有牵涉,但囚当时回了常熟料理父亲丧事,倒也躲过了厄运。

  之后不久,供职翰林院编修的常熟名士沈北山因蒿目时局之艰难,孤愤难抑之下,竟冒死上奏,大声吁请慈禧太后交出政权,要求诛杀祸国殃民的荣禄、刚毅、李莲英三凶,此案一时轰动朝野。作为从小情谊笃深的至交,曾朴与他经常保持书信往来,多有精神上的契合、思想上的共鸣。沈北山潜回常熟后,一度藏匿曾宅,不久事泄被捕,曾朴又多方周旋照应,让他在狱中少受折磨。

  守孝居家的日子里,曾朴还与丁祖荫、徐念慈、殷次伊、张鸿等邑中新派人士一起,鼓吹革新,热心教育事业。18985月,他们力克地方守旧势力的百般阻挠,创建了常熟第一所小学--中西学社,首开当地学界新风气。第二年又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扩充,学社学制分寻常、高等班,开设伦理、国文、历史、地理、体操、习字、画图、算学、政治、经济、生理等多种课程,旨在培养尚武精神和爱国思想。

  19001月,慈禧太后召集王公大臣会议,决定立端王载漪之子溥儁为大阿哥,准备废光绪帝。江南知府经元善联名一千二百三十人上书谏废立(光绪),曾朴又热心参与,遥相声援。1902年春,精通汉学的日本教育家兼诗人金井雄来到中国,曾朴延请他担任常熟俟实学堂总教习,并在虚廓园开设日语班,曾朴与男女学生数十人一同学习日语。1903年,曾朴再赴上海,经营茧丝业,但因受外丝大量倾销影响,生意每况愈下,最终导致歇业。1904年,因病在沪休养的曾朴,为打破当时一般学者轻视小说的心理,与丁祖荫、徐念慈等人创办小说林社,意在提倡译著小说,征集并出版创作小说及东西洋小说译本。由此,一个看似偶然的机遇,激发了曾朴积以时久的创作欲望,成就了他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。这就是,他创作了后来蜚声海内外的长篇历史小说《孽海花》。

《孽海花》的成书,有一番复杂而曲折的过程。

最初创意并撰写《孽海花》的,其实并非曾朴,而是他的好友金松岑。金是活跃于晚清文坛、来自江苏吴江的著名作家,应当时江苏留日同乡会创办于东京的《江苏》杂志之请,他以揭露帝俄侵略野心为主题,在该刊1903年第8期上,以麒麟为笔名发表了《孽海花》的第一、二回,此后又写成四回。

  1904年,曾朴与友人创办小说林社,出版中外小说,金便把已经写了六回的稿子寄去,曾朴看过后认为是个好题材,但嫌其原稿格局过于狭隘,建议借用主人公做全书的线索,尽量容纳三十年来的历史,避去正面,专把些有趣的琐闻逸事,来烘托出大事的背景,格局比较的廓大。随即他把自己的这些意见写信告诉了金松岑。没想到,金以小说非余所喜之故,干脆来了个顺水推舟,将续写书稿的责任全权委托给曾朴。这样,曾朴开始接续金氏原作,通盘擘划,手拟《孽海花》人物名单,并与金松岑共同商定六十回回目。在曾朴所拟回目与人物名单中,列有旧学时代甲午时代政变时代庚子时代革新时代海外运动等六项,共计人物一百十名。

  为此,从这一年的9月份开始,曾朴历时三个多月一气呵成,先写出二十回,其中包括对原有六回的重新改写。据说当时所集资料堆了一小间,由专人整理编排备用,:而当书稿第一册刚完成后不久,岳父沈梅孙见书中内容鼓吹革命,所涉又多是先辈友人轶事,当面拍桌斥责他不要命了。怕祸延九族,开罪亲友,老人又把稿子锁在书桌抽屉里不让付印,但曾朴不甘心自己的心血白废,就暗自让妻子偷偷地取了出来。1905年,二十回的《孽海花》由日本东京翔鸾社分两集印刷,上海小说林社发行。到1930年续写至三十五回,其中前二十回由真美善书店于1928年分两集再版;后十五回先由《真美善》杂志陆续刊载, 1931年将此十五回的前十回结集,由真美善书店出版,是为第三集。后来又将三集合为一册出版。

  不过,《孽海花》的全局规划原有六十回,但曾朴生前仅写到三十回,就因精力、体力上的不支,再也没有继续下去。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。好在友人张鸿承其遗志,从第三十一回写起,续至六十回,成《续孽海花》,并在1943年交付出版。

 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,曾朴一样热心关注和参与了清末民初风云激荡的政治活动。190711月,清廷拟向英国借款修建沪杭甬铁路,苏浙绅商成立拒款会,通电全国,反对借款,并在上海味莼园集会,拟招集民股,以拒外债,会上,曾朴与马相伯等人慷慨演说。不久,清廷将杀害革命志士秋瑾的浙江巡抚张曾敭调任江苏,消息传出,曾朴又和上海《时报》馆主狄楚青一起,亲自领衔全省各界民众发动驱张运动,为此一度险遭逮捕,但曾朴等人不为所惧,继续坚持,最终迫使清廷收回成命,将张调赴陕西。1909年,曾朴应端方之邀,入两江总督衙门任财政文案。在他以为,端方身虽满族,也是力主新政大员之一,因思入他的幕中,未尝不可以从内部策动政治的改革。次年,又因端方保荐,以候补知府身份赴浙江,先后充任杭州地方发审委员、宁波清理绿营官地局会办。  

  191110月,武昌首义,全国各地纷纷响应独立。11月杭州新军起义,浙江成立军政府,推汤寿潜为都督;几乎与此同时,江苏独立,举巡抚程德全为都督。曾朴闻讯,随即卸任回沪。未过多久,以曾朴资望之深,被选为江苏省临时议会议员。1912年民国成立,曾朴赴南京参加参议员复选,期间,张謇心腹遣人游说,以推选他为参议员为诱饵,劝曾朴与张謇携手协调,劝他对清查江苏八厘公债一案不必过问,但遭曾朴拒绝。此后利用赴京之机,他又投呈平政院控诉,要求彻底调查江苏善后公债用途并弹劾墨吏。

  1915年,袁世凯复辟帝制,各地讨袁声势日益高涨。12月,曾朴在沪处理上海旧县署基,正赶上庄蕴宽、钮永建等从广西来上海谋求江苏方面响应反袁斗争。在参加的讨袁军事会议上,曾朴得知经费困难,慨然承担筹措之责,第二天就把自己的私蓄全部拿了出来,以充讨袁军费。1921年,江苏省议会改选,张謇为其子张孝若贿选议长一职,大肆进行拉票活动。事情传开后,曾朴联络地方正派人士,奔走呼吁,竭力反对。

  当1924年江苏军阀齐燮元和浙江军阀卢永祥为争夺上海兵戎相见之时,曾朴毅然出任江苏财政厅长,在他只有两个目的:一是控制财政,减少军阀困斗;二是扩大省防军,培植本省自卫力量。在任四个月里,曾朴虽然每天在各方军队催迫粮饷中过日子,但仍克尽己守,并指定将屠宰税等收入作为教育经费的专款,特设教育经费管理处管理,任何军政长官不得动用。先后出任江苏官产处处长、财政厅厅长、政务厅厅长等职期间,曾朴力避恶政,严厉斥责各种纳贿请托的不正之风,守正廉洁,有口皆碑。如在任官产处长兼办沙田事宜时,一次,有友人辇金数十万找上门来,嘱他处分某处沙田,但曾朴知其来意,不为利诱,拒绝了贿赂。后来任职财政厅时,有戚某人听说曾朴想在沪上觅一寓所,就私下里代他租赁了一套巨宅,几榻帘簟,精丽瑰奇,可谓一应俱全。曾朴起初不知其详,只是看过后觉得住宅过于奢华了,但当此人告以不需要他花一分钱时,曾朴大为震惊,当即毁了房约,命仆人将器具悉数退还,戚某自讨没趣,嗫嗫不敢出一语,悻悻然走了。最后卸任前,有来者请批盐斤加价案,愿以十万元为寿,曾朴厉声呵斥:难道我曾盂朴只值十万元吗?”

  面对执政的贪黩、军阀的专横,浮沉于官场的曾朴愈来愈深恶痛绝。至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至江苏,因反对刊、传芳加征亩捐之事未果,他称病请辞,去职归里,从此结束了十多年的宦海生涯。回首往事,曾朴不无悔悟地说:我的做官,是我的意志吗?不过环境驱迫出来的几出耍猴戏罢了,这是我生活里的几页苦闷史……”  1927年,重返文坛的曾朴,迎来了他文学事业的又一个新阶段。

从这一年起,已是五十六岁的曾朴倡议系统翻译和介绍西洋文学名著,并与长子虚白在沪创办真荚善书店,号称父子书店一方面想借此发表一些作品,一方面也可借此拉拢一些文艺界的同志,朝夕盘桓,造成一种法国式沙龙的空气。同时主编出版《真荚善》杂志。除修改和续写《孽海花》、创作自传体小说《鲁男子》并发表一些诗文外,他把主要精力几乎都投入在大量翻译与评述法国文学作品上。曾朴以拓荒者的开创精神,辛勤耕耘,不遗余力,成为近代译介雨果贡献最大的翻译家,亦以此奠定了自己作为我国译介法国文学之先驱的地位。

  晚年,曾朴住在上海静安寺附近的永寿里。虽然病体衰弱,但他广交文友,家里几乎每天来访者接连不断。此间,与郁达夫、胡适、赵景深、顾仲彝、邵洵美、李青崖等文化名士多有来往,剧作家顾仲彝曾这样回忆道:他那秀瘦的脸额,清丽的面目,十足代表南方文士的气派。招呼他坐下,立刻就谈到许多常熟风流的掌故,温柔的声调,潇洒的风度,半点儿没有做作,丝毫也没有虚伪,坦率恳挚。文学家郁达夫亦曾追忆了他当年初识曾朴,两人品茗座谈的情景:我们有时躺着,有时坐起,一面谈,一面也抽烟,吃水果,喝酽茶。从法国浪漫主义各作家谈起,谈到了《孽海花》本事,谈到老先生少年时候的放浪的经历,谈到了陈季同将军,谈到了钱蒙叟与杨爱 (即钱谦益与柳如是--笔者注)的身世以及虞山的红豆树,更谈到了中国人生活习惯和个人的享乐的程度与限界。先生的那一种常熟口音的普通话,那一种流水似的语调,那一种对于无论哪一件事的丰富的知识与判断,真教人听一辈子也不会听厌。”1929年春,曾朴还应邀为暨南大学演讲法国文学;当年冬季,又去光华大学作了一次关于诗与小说的讲演。

  至1931年秋,真美善书店因资金无法周转而歇业,杂志亦即行停办。加之这个时候的曾朴老迈体弱,不能读书作文,心情苦寂之下,他不得不再一次回到常熟。虚廓园里,老人辟出四五亩地的一角,又是布置花坛,又是建造花棚,掘池开径,选择花种,俨然过起了以种花遣岁月的生活。不过,每年秋天到了,他还要去上海儿子家住上一二个月,还会经常邀约许多昔日文友彻夜长谈。

  种花自娱的日子里,老人仍惦记着自己因病中辍的《孽海花》写作计划。1934年秋的一天,在与老友张鸿叙旧交谈间,他把自己的这一心事和盘托出,恳切嘱咐友人续写此书,以竞其成。1935年,因感冒并发肺炎,曾朴带着未能续成《孽海花》的遗憾,终于走完了他坎坷的人生历程。

  曾朴去世后,由林语堂主办的《宇宙风》杂志最先推出特刊专号纪念,蔡元培、胡适、陈陶遗、黄炎培、柳亚子、吴梅等文化界名流纷纷发表悼念诗文。当年107日重九节,来自京、沪、苏等地的社会知名人士及曾朴生前友好七八百人,在常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,一时间,素车白马,盛况空前,挽联更是挂满吊唁大厅。平生事业鲁男子,半世风流孽海花。著名戏曲作家吴梅的挽联,以曾朴生前所著小说《鲁男子》和《孽海花》入句,对他的文学人生作了精辟的概述。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